+回到首頁>>最新消息列表>>內文
日期:2019-06-16 13:17:24 網址: 相關檔案:無

經營多年以來,客人最常問蛇窯師傅的問題,就是水里蛇窯的陶器特色相較於其它窯場的差異在哪?

因此就用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說明蛇窯製品的主體思想。

 

南投陶在歷史上的地位

撇除史前時期不論述的話,據日治時期的官方史料(南投郡管內概況)記載,南投陶始於清嘉慶元年(1796),發跡於南投牛運堀這地方,製品主要以生活所需的用品為主,而南投陶明顯特色在於裝飾性的表現,有鏤空、鑲嵌、貼花、化妝土…等十項技法。然後在日治時期引進了更為先進的製陶技術,陶瓷產能因此大增而蓬勃發展,當時在南投縣境內的窯廠數以百計,南投燒的美名也享譽國際。以下提供南投陶展示館的網頁,站內提供完整的南投陶文獻資料。

 

水里蛇窯第一代窯主早期就是在牛運堀製陶的匠師,在一次因緣際會下,來到南投水里鄉,幫當地的大地主整理耕作用的田地,來換取製陶所需的原料,因此在1927年舉家搬遷至此,搭建一座蛇窯,成為當地第一座窯場。草創之初所欠缺的就是人力,培養新一代的師傅成為了當務之急。

 

 

第一代經常身體力行來傳藝,讓學徒們了解要出師不外乎就幾項精神。以往我們經常聽到要學功夫,必須耗時三年四個月的歷練,因此『耐性』成為了是否能堅持下去的首要條件。

 

並且要把心思『專注』在任何一件事上,跟在師傅身旁學習外,也要做個稱職的助手,如幫忙師傅踢動轆轤機(手拉坏機)的過程中,邊看邊學,師傅也不藏步的露出好幾手,但是否能學到其中的精妙之處,就看學徒是否有一顆專注的心。



 

 

由於早期陶瓷皆是手作,工序繁多是家常便飯,從練土的那一刻起,到製作、修坯、陰乾、施釉、燒窯、出窯,陶瓷從無到有是很『厚工』的,學徒們也必須將每道工序牢牢的記憶在身體裡。


 

製陶必須要細心在每個環節的『細活』,由於只要有個稍微不注意,都會影響後續的成功率與價值。


 

出師後還必須要有精益求精的態度,追求更卓越的技術,這『頂真』的精神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師傅來迎接未來不同的挑戰。

 

因此可以看到以往師傅們利用這些精神來磨練學徒的心智,一傳就快將近百年的時間。這些主體思想也反映出蛇窯產品背後的不為人知的辛勞與內涵,也是蛇窯製品與眾不同的地方。讓我們來用心感受產品背後的職人精神。

 

蛇窯設計師的設計手稿

蛇窯設計師的3D模擬圖

 

蛇窯的設計團隊都會將設計圖與師傅進行討論,師傅在依造最適合的方式來成型,製陶的方式很多,手作不外乎就手拉坯、捏塑、壓版、土條圈泥法....等之類的方式。

專注 / 師傅專注在造型的成型

厚工 / 師傅專注在造型的修正

 

厚工 / 由於成型技術不僅只有手拉坯,有些部分還需要極費工的方式去處理,如雕、塑

 

坯體半乾後,師傅會再將其放在拉坯機上進行修坯,將多餘的、粗糙的部分修飾掉,使其造型與重量上,讓人使用起來更加舒適。有時這階段,師傅也會在進行組件的黏接,並將之後細修的部分交接給下一個人員。

專注 / 師傅正專心的在修坯上,其目的要讓產品讓人拿在手上能感到舒適,並在視覺上感到順眼。

 

師傅製作出來的土坯都會經過蛇窯服務人員的手上在進行更細步的加工,如加壓。因此蛇窯完全落實工藝深入於企業的技職訓練。

細活 / 我們正在把陶坯組件的連接處作加壓(意思是讓坯體看不出接縫處的加工處理),由於陶本身有收縮的特性,如果處理的不夠細,燒製出來就會有裂縫,甚至解體。

頂真 / 追求更符合使用者需求的設計,僅只有手工才能做的設計。

 

頂真 / 水里蛇窯的製作技巧精益求精,用手來實現設計師的概念

 

讓土坯享受溫暖的日光浴

 

水里蛇窯的燒窯技術有現代窯燒(瓦斯窯、電窯)之外,也保留了柴燒窯。尤其是柴燒才是師傅功力的象徵,因為柴燒耗的是時間跟體力,師傅也會在此時教徒弟如何燒一個好窯,每次都要花四天三夜的時間顧材火,並且花十五天的時間用來降溫。

耐性/ 首先要先排窯,將坯體放至在對的位置上,盡可能的節省空間。再來用耐火磚加泥漿封窯門。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蛇窯產品的生產線,不只是一位師傅的用心,而是蛇窯全體同仁用他們的雙手共同完成的製品。讓我們一同欣賞水里蛇窯的手作之美。

水里蛇窯的陶瓷製品,也是許多飯店指定要合作的對象,如涵碧樓、日月行館、礁溪老爺...等數十家業者。

 

如今這傳統的手作受到最大的挑戰就是自動化生產的價格競爭,但蛇窯仍相信手作的質感與價值一定有它迷人之處,而繼續堅守這項傳統並發展創新。

水里蛇窯的設計團隊,為了將這些精神更能清楚的顯示在工作的場域中,讓客人們更能感受到蛇窯手作製品的價值,而將場域做了些許的調整。

設計團隊將這些職人精神做成版畫置於門板上,也在一旁設計一道白牆,用以播放早期的紀錄片

 

之後我們也發現到客人們除了更為認同我們的主體思想外,也很用心的與窯場互動著。這也是我們這些文創人最感到欣慰的地方,謝謝你們。